梅州市梅县区人民法院
  今天是:   时间: 收藏本站 中国法院网
首页 法院概况 机构职能 工作动态 裁判文书 诉讼指南 媒体关注 法院文化 法律法规
 关键字:
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内容
赔偿义务人应否承担已满退休年龄受害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
发布者:meixianfayuan 发布时间:2014/7/17 9:30:40 阅读:3452

 

   黄某珍诉周某兴、陈某珍、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赔偿义务人应否承担已满退休年龄受害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

 

关键词

法定退休年龄   成年近亲属    被扶养人生活费   剩余扶养年限

裁判要点

被扶养人作为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成年近亲属,即便受害人已过法定退休年龄,在扶养人因交通事故丧失部分或全部劳动能力时,赔偿义务人应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

案件索引

一审:广东省梅县人民法院(2013)梅县法民一初字第86号(201378日)

基本案情

原告黄某珍诉称,2012918日,被告周某兴驾驶被告陈某珍所有的粤MGM665号小型客车从梅县荷泗太平村往蕉坑方向行驶,1543分行至梅县荷泗太平村路段时,与从村道路口驶出的由原告骑行的人力三轮车发生碰撞,造成原告受伤及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经梅县公安局交通警察调查处理,认定被告周某兴负事故主要责任,原告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在梅县人民医院治疗。出院后向广东阳光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提出伤残等级鉴定和护理依赖鉴定,该所分别作出阳光司鉴所[2012]临鉴字第922号法医鉴定意见书,鉴定原告两处九级伤残、一处八级伤残;作出阳光司鉴所临鉴字[2013]临鉴字第257号法医鉴定意见书,鉴定原告为完全护理依赖。原告因交通事故造成脑部受伤,向梅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提出道路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定申请,该所作出梅市三医精鉴所[2013]精鉴字第8号道路交通事故伤残评定书,评定原告伤残等级程度符合II级伤残。此事故给原告造成损失如下:1、医疗费约80164.13元;2、护理费225379.84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3600元;4、残疾赔偿金235820.19元;5、伤残鉴定费3600元、护理依赖鉴定费1000元;6、交通费2000元;7、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元,以上费用合计576564.16元。事后,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支付了原告25000元,被告周某兴、被告陈某珍支付了原告18000元。被告周某兴系事故发生时粤MGM665号小型客车驾驶员,被告陈某珍系粤MGM665号小型客车登记车主,该车由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承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其中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限额为50万元。故原告起诉至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在交强险122000元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损失110000元;2、判令被告周某兴、被告陈某珍连带赔偿原告损失332251.33元,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在50万元商业险范围内连带承担;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共同承担。

被告周某兴辩称,与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答辩意见一致。

被告陈某珍辩称,与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答辩意见一致。

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辩称,一、答辩人将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对原告的合理损失进行赔付。二、针对原告提出的各项诉请,提出如下意见:1、医疗费:应扣减自费部分后再由答辩人承担,部分药品发票与本案无关联性,应剔除。2、护理费:住院期间护理费按80/天计算较合理,对于依赖费用,应按照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计算,标准为6725.60元,计算为7年。3、住院伙食补助费无异议。4、残疾赔偿金无异议。5、被扶养人生活费计算有误,原告母亲由多人抚养,应由多人分别承担;原告儿子抚养费不应由原告承担,所以该费用请求无理由,不支持。6、鉴定费不承担。7、交通费600元较合理。8、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较合理。三、答辩人不是侵权方,诉讼费不应由答辩人承担。

经审理查明,2012918日,周某兴驾驶粤MGM665号小型普通客车从梅县荷泗太平村往蕉坑村方向行驶,1543分行至梅县荷泗太平村路段时,与从村道路口驶出的由黄某珍骑行的人力三轮车发生碰撞,造成黄某珍受伤及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梅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2012928日作出了梅公交认字[2012]B0019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周某兴负事故主要责任,黄某珍负事故的次要责任

事故发生后,原告黄某珍被送往梅县人民医院救治,住院治疗59天(2012918日至20121116日)共花去医疗费65125.7元,梅县人民医院于20121116日出具疾病证明书,诊断:1、失血性休克;2、急性胸部闭合性损伤;3、骨盆多发骨折;4、急性轻型颅脑损伤;5、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建议:1、出院后休息半年;2、住院期间留陪人壹位;3、定期复查,有不适时返院复查。原告又于2013213日至226日在梅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3天,共花去医疗费9263.9元,梅县人民医院于2013226日出具疾病证明书,诊断:1、脑积水;2、双侧放射冠腔隙性脑梗塞。建议:住院期间陪护贰人。

原告第一次出院后,经广东阳光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进行鉴定,该所于2013125日作出阳光司鉴所[2012]临鉴字第922号《法医鉴定意见书》,鉴定结果为九级伤残二处、八级伤残一处。原告为此花去鉴定费1600元。原告又向梅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申请对其道路交通事故伤残等级进行评定,该所于2013320日作出梅市三医精鉴所[2013]精鉴字第8号《交通事故伤残评定书》,诊断被鉴定人患有脑挫裂伤后综合征,伤残等级程度符合II级伤残。原告为此花去鉴定费2000元。原告又向广东阳光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对其护理依赖进行鉴定,该所于2013411日作出阳光司鉴所[2013]临鉴字第257号《法医鉴定意见书》,鉴定结果为完全护理依赖。原告为此花去鉴定费1000元。

另查明,粤MGM665号小型普通客车事发时驾驶员为被告周某兴周某兴,车主为被告陈某珍陈某珍,该车在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并购买了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后,被告周某兴支付了原告黄某珍18000元,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支付了原告25000元(其中交强险内10000元,商业险内15000元)。原告黄某珍共生育一女二子,其大儿子黄思平系精神残疾人,残疾等级为叁级,随原告黄某珍生活,并由黄某珍负责抚养。原告母亲蔡二连生于1918323日,蔡二连与黄友坚婚后生育了原告,原告父亲黄友坚已去世。原告母亲蔡二连再婚后育有一子陈灼良。

庭审中,原告表示放弃其母亲蔡二连的被扶养人生活费,该表示系原告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的行为,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本院予以准许。

裁判结果

广东省梅县人民法院于201378日作出(2013)梅县法民一初字第86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粤MGM665号小型普通客车所投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黄某珍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110000。二、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粤MGM665号小型普通客车所投的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内赔偿原告黄某珍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149872.1元。三、驳回原告黄某珍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广东省梅县人民法院裁判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公民因身体健康遭受侵害,依法享有获得赔偿的权利。梅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于2012928日作出的梅公交认字[2012]B0019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周某兴负事故主要责任,黄某珍负事故的次要责任,该认定书原、被告均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关于损失计算。此次交通事故造成原告的损失,应按相关法律法规和本案的具体情况来认定。1、医疗费74389.6:原告虽诉请80164.13元医疗费,但经核查,原告第一、二次住院医疗费为65125.7+9263.9=74389.6元,原告诉请超出部分因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与本次交通事故具有关联性且为治疗所必需,故对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2、住院伙食补助费3600元:50/×(59+13天)=3600元。3、护理费134500元:包括住院期间护理费及经鉴定为完全护理依赖的护理费,其中住院期间护理费为 100/天×59天×1+100/天×13天×2=8500元;原告经广东阳光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完全护理依赖,原告出院后的日常生活护理标准应参照本地家政服务业的标准来计算护理标准为宜。当地家政服务业的标准为1500/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行业标准》附录Bc),完全护理依赖赔付比例100%,原告出生于1939124日,计算七年,故原告经鉴定为完全护理依赖的护理费为1500/月×12个月×7年×100%=126000元。住院期间护理费8500+完全护理依赖的护理费126000=134500元。4、残疾赔偿金109300.53元:按最高法院的有关文件精神,被扶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计算。即残疾赔偿金包括两部分:(1)残疾赔偿金63634.05元:原告为农业家庭户口,应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原告1939124日生,计算七年,原告九级伤残两处,八级伤残一处,且经梅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鉴定,诊断被鉴定人患有脑挫裂伤后综合征,伤残等级程度符合II级伤残,故原告残疾赔偿金为9371.73/×7年×97%=63634.05元。(2)被扶养人生活费45666.48元:原告大儿子黄思平系精神残疾人,残疾等级为叁级,随原告黄某珍生活,并由黄某珍负责抚养,因此,原告诉请黄思平被扶养人生活费符合规定。关于原告诉请抚养年限计算20年的问题,本院认为,黄思平的被扶养人生活费计算年限不应多于原告残疾赔偿金的计算年限,而应参照原告残疾赔偿金的计算年限为宜,故本院对黄思平的被扶养人生活费酌定为7年,即6725.55/×7年×97% =45666.48元。故残疾赔偿金合计为63634.05+45666.48=109300.53元。5、鉴定费4600元:有发票及司法鉴定协议书,本院予以认定。6、交通费1200元:交通费是原告处理本案必然支出的费用,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交通费酌情1200元为宜。7、精神损害抚慰金21000元:原告在本次事故中负次要责任,结合原告的伤残等级,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予21000元为宜。以上损失合计348590.13元。

关于责任承担。本案是一起因道路交通事故引发的损害赔偿纠纷,应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各方当事人应按事故责任大小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此事故的肇事车辆粤MGM665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并购买了不计免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作为MGM665号小型普通客车交强险的承保人,应在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10000元内对原告的医疗费74389.7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600元赔偿10000元;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对护理费134500元、残疾赔偿金109300.53元、鉴定费4600元、交通费12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1000元赔偿110000元;交强险内合计赔偿10000+110000=120000元。扣除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交强险内已支付的10000元,交强险内仍应赔偿120000-10000=110000元。原告损失超过部分348590.13120000=228590.13按各方当事人事故责任大小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梅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于2012928日作出的梅公交认字[2012]B0019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周某兴负事故主要责任,黄某珍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故应由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负担原告超出交强险部分的损失228590.13元×0.8=182872.1元。扣除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在商业险内支付的15000元及被告周某兴支付的18000元,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仍需支付原告182872.1-15000-18000=149872.1元。至于被告周某兴支付给原告的18000元,被告周某兴可通过正常途径要求被告某某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梅县支公司返还。

案例注解: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原告在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已年满73周岁,对于其患有精神残疾的大儿子黄思平,赔偿义务人是否承担黄思平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在实践中存在两种意义:

一种意见认为:原告损失不应计算其大儿子黄思平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理由是: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原告已年满73周岁,按法律规定的退休年龄为男性60周岁,女工人50周岁,女干部55周岁,即55周岁以上岁数的女性已是法律规定的退休年龄,其劳动能力程度亦与其年龄的增长呈反比。原告自己作为73周岁高龄的人,本身已是法律上的被扶养对象,无能力扶养别人。如果支持原告儿子黄思平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则原告会因本案事故而额外获取利益,对赔偿义务人不公平。

第二种意见认为,原告损失应计算其大儿子黄思平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理由是:原告大儿子黄思平系精神残疾人,残疾等级为叁级,一直随原告黄某珍生活,并由黄某珍负责抚养,照顾其生活起居。虽现有法律规定了退休年龄,但现实中亦有不少退休后仍在工作岗位与单位形成劳务关系的老龄劳动者,且农村中老年妇女从事体力劳动的仍大有人在,原告在事发前虽年事已高,但并不表明原告就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原告因事故丧失劳动能力,受其扶养的对象因此生活陷入困境,故赔偿义务人应承担被扶养人生活费较为公平。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第一,法律并未明确限定扶养人的年龄。关于因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赔偿的项目,《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都有相关的规定,但并未明确具体计算方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一款对具体计算方式有了规定,即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该款未明确限定扶养人的年龄,而以丧失劳动能力程度为请求支付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基础。据该款,扶养人因事故丧失劳动能力的,即可要求支付被扶养人生活费。

第二,支持黄思平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满足法律规定的条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国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对近亲属范围的规定,我国民法意义上的近亲属应指:1、配偶;2、父母,包括生父母、养父母、具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3、子女,包括亲生子女、养子女、形成抚养关系的继子女;4、兄弟姐妹,包括同胞兄弟姐妹、养兄弟姐妹、具有抚养关系继兄弟姐妹;5、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本案原告黄某珍与黄思平系母子之间的关系,属于法律规定的近亲属。黄思平系精神残疾人,残疾等级为叁级,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黄思平一直随原告黄某珍生活,并由黄某珍负责抚养,由黄某珍照顾其生活起居,因此,原告诉请黄思平被扶养人生活费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条件。

第三,实践中存在大量已过退休年龄还务工或在农村劳动、靠其个人能力生存的现象。已过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可能体力上不如年轻的劳动者,但创造的社会价值未必会少于年轻人。对于已过退休年龄还与用人单位存在用工关系的,法律也不否认其所创造的社会价值,亦用法律的形式加以规范和保护,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2012年《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第11条亦有类似规定,即“用人单位招用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尚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劳动者,双方形成的用工关系按劳务关系处理”。

第四,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年限应参照受害人残疾赔偿金的计算年限。已过退休年龄的受害人,其残疾赔偿金计算年限可能少于法律规定的20年,而受害人因事故丧失部分或全部劳动能力,从而减少其个人收入,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对该部分损失的补偿,故在这种情况下,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年限不应大于受害人残疾赔偿金的计算年限,而以参照受害人残疾赔偿金的计算年限为宜。

 

 

 (一审独任审判员:黄洁芝)

 

      编写人: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人民法院  黄洁芝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中国法院网
最高人民法院
广东法院网
梅州市人民政府
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单位:梅州市梅县区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梅州市梅县区人民法院研究室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政法路8号     邮编:514700
最佳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0以上